百科书

首页 >  推荐 正文

志愿军将这支王牌部队打得有多狼狈?敌方随军记者称:打成了幽灵

admin 2020-11-22 04:22:11推荐 898℃

志愿军将这支王牌部队打得有多狼狈?敌方随军记者称:打成了幽灵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长津湖战役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在这次旷世大战中,中美两国精锐部队展开了一场令人叹为观止的“强强对决”,成为令无数战争史研究者费尽心思去参详的一个经典战例。

这是一场规模浩大的战役,有着太多值得回味之处,如果把目光聚焦于志愿军第五十八师在下竭隅里围歼美海军陆战一师这个层面,或许能让人们对这场战役有着更具体、更真切的认识。在这场无比惨烈的大战中,志愿军将这支王牌部队打得有多狼狈呢?用敌方随军记者的话来说,就是(美军被打得)被“像个幽灵”。

从1950年11月27日开始,志愿军五十八师围歼下竭隅里守敌之战,到12月2日,已经进行了6天,战斗十分惨烈。

美军海军陆战一师是美军的王牌是“重装备典型”。下竭隅里有这个师的前进指挥所率陆战一团2个营、陆战五团1个营、炮兵十一团1个营,师属坦克营和1个航空兵联队,但还是被志愿军五十八师打得狼狈不堪。

根据军的部署,五十八师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下竭隅里。下竭隅里在长津湖畔,长津江穿越南北,虽然江水冰封,但为指挥方便起见,师首长共同研究后决定:副政委朱启祥到江东面指挥一七二团,参谋长胡乾秀在南边跨江指挥一七四团,师长黄朝天在江西面坐镇师指挥所,并直接指挥一七三团作战。


在11月30日的进攻战中,全师只能组成12个战斗连。部队断炊,最好的连队也只能一天给每人分3个冰冻土豆;弹药得不到补充,再说天冻得拉不开枪栓。这真是不折不扣的粮尽弹绝,但还是把美国狂人打成了“幽灵”!

把美军打成“幽灵”,这样的描述并非志愿军或中方媒体在自吹自擂、夸大其辞,而是美国人自己的说法。

美国作家小布克莱·布莱尔这样描述:“11月27日东部战场,另一支中国集团军攻击了第十军—奥利弗·史密斯的陆战一师,中国军队插到背后,将海军陆战队围困在楚新水库(长津湖是人工湖)地区……事情很快就明显了,联合国军遭遇的是第一流军队。”


美军史料是这样记载志愿军的进攻:11月30日夜,“到24时左右,敌我交错,形成混战状态。敌我辨别困难。卫生所的墙壁和师长史密斯少将的住房,都响起了机枪子弹贯穿的声音。在H连地域(H连属陆战五团三营,防守区域为我一七三团方向)内,到处都是中国兵。……中国第一七二团突破成功了,但其战果没有扩大为决定性的战果。”史料作者认为“该师是卓越的夜间战斗部队。”

随美军采访的《纽约先驱论坛报》记者玛格丽特·金斯报道说:“我在下竭隅里见到这些遭到一阵痛打的官兵,不由想到他们如再受一次最后打击,究竟有没有再逃脱的力量。官兵衣服破烂不堪,脸上因刺骨的寒风而发肿流血,手套也破了,棉絮露在外面,没有帽子,耳朵冻成紫酱色,还有因为手脚冻伤,穿不进结了冰的鞋子,赤脚走进军医棚的……五团团长默里中校憔悴不堪,像个幽灵……”


就在11月30日深夜,麦克阿瑟下令撤出长津地区所有部队。美军海军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少将真是典型的狂妄的美国军官,不喜欢“退却”这个词,他对一名记者说:“退却,见鬼去吧,我们不过是向另一方向进攻。”好个把逃跑名为“向另一方向进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然,志愿军五十八师也付出了一定代价。由于后方粮弹供应不上,真是饥寒交迫,冻伤不少,兵力上并不占优势;火力上处于严重的劣势,既无大炮,又无坦克,更没有飞机。志愿军将士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中华儿女的英雄气慨!比如不朽的英雄杨根思就是五十八师的一面光辉旗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