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书

首页 >  推荐 正文

3名死于新冠的美国青年,3个令人心碎的故事

admin 2020-11-22 03:56:05推荐 445℃

18岁的迈克尔•朗(Michael Lang)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拉格兰奇(La Grange)一个关系密切的社区长大,正当他已经为人生的下一个篇章(上大学)做好了准备时,不幸被肆虐美国的新冠病毒夺去了生命。康涅迪克州的具有艺术天分的高三女生雅兹、休斯顿28岁的女医生艾德琳•费根也先后丧身于新冠病毒的魔爪。

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撰稿人、波士顿儿童医院的流行病学家、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约翰•布朗斯坦博士说,年轻人不仅是潜在的传播者,而且也面临着并发症和死亡的风险,年轻人死于新冠的病例并非罕见。

他说,新冠肺炎病例今年春天集中在老年人和潜在慢性疾病患者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染者的平均年龄在慢慢下降。

他说:“没人能抵抗这种病毒。”“谈到新冠肺炎,每个人都有一定程度的风险。”

“最后发病前,他的检测竟是阴性,还打了一次篮球”

迈克尔•朗是位喜爱户外活动和钓鱼的青少年,今年新冠疫情期间,他对前往俄亥俄州代顿大学就学并不担心。

迈克尔•朗的照片,他18岁,死于2020年10月22日 朗家人供图

他的母亲卡迪•朗(Kady Lang)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ABC News),她也没有“过度担心”。她说,学生们在去学校之前都按照学校的规定接受了检测,迈克尔的许多朋友在7月份感染了新冠,几周内就康复了。她说:“听说其他孩子都过得很好,似乎更危险的是老年人。”

今年8月初,兴奋不已的大学生迈克尔•朗来到了代顿大学俄亥俄州的校园,他希望将来能成为一名企业家。

到了9月7日劳工节(美国劳工节是每年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迈克尔•朗出现了新冠感染症状。他的母亲说,他失去了嗅觉和味觉,只能把自己隔离在房间里。

迈克尔•朗和他的家人的照片 朗家人供图

据他的母亲卡迪•朗说,他在学校没有接受检测。该校发言人西拉•辛德尔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有症状的学生会接受检测,学生也会接受“随机监控测试”。

在被隔离一段时间后,他于9月13日离开校园,回到父母家在隔离房间远程学习。

“他表现得很正常,没有表现出病态,”他的母亲说。在家呆了几天后,迈克尔在CVS汽车外卖店(新冠检测点)做了检测。他的母亲说,9月21日,他得知检测结果为阴性。

但几天后,迈克尔心脏骤停。卡迪•朗说,他被发现患有心肌炎——一种心脏肌肉的炎症。这对他妈妈来说,这个消息来得毫无预兆——因为前一天他还出去打了一会篮球。唯一让她感到奇怪的是他抱怨自己很痒。

她说:“两天前他的新冠测试结果为阴性,所以我还是没想过(他会感染新冠)这件事。”

CVS公司的企业沟通高级主管克里斯•克莱默告诉ABC新闻,“在我们的新冠汽车通道检测站点收集的患者样本,会被送到外部独立的第三方实验室,这些实验室负责处理结果。我们不能对第三方实验室测试结果的准确率发表评论。”

她说,一辆救护车把迈克尔送到了医院,在那里他的新冠检测呈阳性。

迈克尔•朗陷入昏迷,在多家医院住了四周。他于10月22日去世。“迈克尔热爱生活,”他的母亲激动地说。“他真的只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18岁的迈克尔•朗和他21岁的哥哥马修•朗的照片 朗家人供图

她说:“他对人们表达了感激和尊重。”“我作为父母为他感到骄傲。他是一个好孩子,他欣赏自己的生活。他并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他想过充实的生活。”

迈克尔的母亲说,他之前没有任何疾病,而且在感染新冠之前从未住过医院。

“这是一种可怕的疾病。孩子们真的不明白,因为他们没有和同龄人一起看得那么多。”

“他才18岁,有着美好前途,”他母亲说。“我们至今不能相信——他将不再和我们在一起。”

“有艺术天赋的女生,在复活节当天被病毒夺走生命”

几个月前,另一名18岁的青年优思明•佩纳,亲友们都亲切地喊她“雅兹”(Yasmin "Yazy" Pena)死于新冠并发症。

雅兹是康涅狄格州沃特伯里艺术磁石学校的一名高三女学生,她在艺术方面很有天赋。她的爱好包括舞蹈、绘画、唱歌和表演。

雅齐•佩纳的照片,她于今年4月去世,年仅18岁 佩纳家人供图

雅兹21岁的姐姐玛德琳•佩纳(Madeline Pena)说,当她收到沃特伯里艺术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她“开始高兴得尖叫起来”。

“每次她放学回家——尽管那时候我很讨厌,但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很喜欢——我只会看到她在跳舞,”玛德琳•佩纳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ABC News)。

雅兹想从事时尚事业。她的梦想是进入纽约的一所时装学校LIM College。

当新冠疫情的消息传出时,玛德琳•佩纳说:“我觉得自己是普通百姓。我没想到我的家人会经历这个——我们非常谨慎的。”

她说,2月中旬,雅兹出现了新冠症状,病情逐渐加重。

“他们不允许我抱雅兹……我一直只是想安慰她,”马德琳佩纳说。

雅齐•佩纳的照片 佩纳家人供图

到了3月,雅兹开始呼吸困难,被送进了医院。玛德琳•佩纳说,最初她的新冠检测呈阴性,被诊断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狼疮。雅兹后来被检测为新冠阳性。

尽管与雅兹同住一间卧室,但玛德琳•佩纳从未出现新冠症状。她说,他们的母亲和祖母被诊断为新冠,并最终康复。

今年4月,雅兹正与肾脏和呼吸问题作斗争,不得不使用呼吸机。在4月12日复活节的早晨,她的家人庆祝了医生的消息,医生说雅兹的呼吸情况正在好转。但那天下午,她的病情急转直下。“她的心脏太弱了,”马德琳•佩纳说。

雅兹死于复活节当天。

当医生通过即时通讯工具facetime与这家人进行交流时,这家人“对着电话大喊,‘亚齐,告诉他们你没事。’”

“医生在视频电话里看着我们说,‘不,她走了。’”马德琳•佩纳回忆说,“我妈妈当时晕倒了!”

她说:“她甚至没有参加过毕业舞会。”“或者走上红毯去拿毕业证。”

“当你和一个人在一起很长时间,很难相信他们已经走了,”她说。

随着疫情的蔓延,马德琳•佩纳说:“你可以相信它不会影响到你……但它会悄悄靠近你。它也不会问你的姓名、年龄、来自哪里、享有什么特权。”

“你可以得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但一种随机病毒夺走了它。”

“她10岁立志当医生,在急诊室轮班7天染病”

在距离康州1700多英里之外的休斯顿市,28岁的医生艾德琳•费根(Adeline Fagan)与新冠病毒抗争了两个月,于9月19日去世。

“她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医生,”她的父亲布兰特•费根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她带着她的费雪牌小听诊器到处跑。”

这个早熟的孩子的职业选择在她10岁时就被确定了,当时她患上了反射性交感神经营养不良(一种神经炎症性疾病),她的父亲说,她的医生跟她说话时,“就像她是个成年人一样”。

“从那时起,她就想成为一名医生,这样她就可以像那位医生教导她的那样,帮助和教导人们,”她的父亲激动地说。

28岁的艾德琳•费根医生 费根家人供图

艾德琳接受了高强度的物理治疗来克服神经疾病。这位来自纽约州北部的女孩以优异的成绩读完了高中和大学,并于2019年从纽约州布法罗医学院毕业。

“她从家人那里学会了努力工作和奉献精神,”副院长、医疗招生主任和精神病学助理教授多里•r•马歇尔(Dori R. Marshall)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她的父亲通常会放下手头的一切,来这里过一个周末或一个星期,在艾德琳准备考试的时候,和她并排坐在一起。”

艾德琳选择了妇产科作为她的专业,去年她搬到休斯顿开始她的住院医师生涯。

她的母亲玛丽•简•费根(Mary Jane Fagan)说,当疫情爆发时,艾德琳尤其紧张,因为她有上呼吸道感染病史,包括肺炎和支气管炎。

7月1日,艾德琳开始在HCA休斯顿西部医疗中心混乱的急诊科轮班。她的父母说,仅仅7天之后,她就被检测出新冠阳性。

艾德琳的症状加重,被隔离在家。7月14日,她住进了她工作的医院。

“她吓得难以置信,”她母亲说。她说:“她死于这种疾病。”“她越来越白,越来越弱。”

费根一家跳上车,从纽约北部开到休斯顿。“我们告诉她,我们会一直呆在这里,直到我们把她带回康复中心。我们永远不会离开,”玛丽•简•费根说。

28岁的艾德琳•费根医生 费根家人供图

7月29日,艾德琳被转移到一级创伤中心,当她被抬进救护车时,她的父母陪在她身边。

“虽然这听起来很傻(因为艾德琳会传染),但回想起来,我还是很高兴我们这么做了……我们走过去给了她一个拥抱,”她妈妈说。“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她长得像艾德琳•费根。”

几天后,她的含氧量骤降。艾德琳被置于呼吸机和体外膜氧合(ECMO)上,ECMO是一种特殊的生命支持形式。

到9月中旬,艾德琳不再呈新冠阳性,情况似乎有所好转,她的父母获准探望她。

“她看起来糟透了。身上到处都是机器,让她维持生命。”她母亲说。

“她说话已经不是很有条理,”玛丽•简•费根说,但艾德琳仍然强撑着睁开眼睛,亲了亲她的母亲。9月18日,艾德琳脑部大出血。第二天她就死了。

“你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玛丽•简•费根说。“我们的孩子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对年轻的美国人来说,这位悲痛的母亲要传达的信息是:“戴上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最重要的是呆在家里,这只是你生命中很短的一段时间。”

“对那些不相信的人,让他们给我打电话。因为我有艾德琳喘着气的照片,有她白得像粉笔一样,嘴巴变蓝的照片,还有她被连接到人类所有可能的机器上的照片,”她说。

“它毁了我们的生活。它不仅在我的心里,在我丈夫的心里,而且在我们孩子的心里,永久地留下了一个洞。她的兄弟姐妹。它们永远不会和以前一样了。”据ABC News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志敏 编译

校对 丁皓宇

Tags: